專題文章假如我的client想賣出諮商筆記:心理諮商、心理治療專業與倫理的考量

12
次閱讀

動力學派重要的心理工作其中之一,是讓client所有在治療室外的衝動都帶進治療室內以語言卸貨,讓治療師有機會分析、闡釋。如果client把該跟我說的不說,拿去外面跟大家說,那就容易用不同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情:某種投射正在發生?阻抗?僵局?利用?剝削?用另一種方式在與治療師對話?競爭?打臉?覺得治療師需要被幫忙?主動幫襯?抬轎?利益交換?想要獲取額外照顧?對於治療成果不忍像大便般被排到下水道消失?嚴格如廁訓練議題的展現?若治療師反移情欲哭無淚的感覺,或許是client一直以來的議題-生命當中總是帶給人欲哭無淚的感覺?若不在治療室內、療程已經終結,這些都無法被處理和被討論。



基本上就八個字:無從置喙,樂觀其成。

倒也不是鼓勵大家這麼做。我又得引用我前任治療師的話了:你在治療室外面的事我管不著。我的個性和個人議題是未來預料將很彆扭的事會先乖乖打招呼,我治療師當下這樣回應我時,我有電影中被佯裝置身事外卻被暗中幫忙的那種橋段的那種感覺,也像是被允許、被信任了一般,我知道怎麼照顧你、也知道怎麼照顧我自己那樣行止得宜,互不困擾,彼此照顧,彼此保護。很多client也會這麼做,但相同一句話,不同人或不同脈絡或許有不同解讀,這展現了個性特質和重要的投射,讓治療師可以串聯各項資訊,讓我更加瞭解眼前的人。

從學生時期開始我就善用資源,一直到出社會工作,經歷過不同學派、不同費用級距的治療師,我也有習慣在諮商治療結束過後作筆記,不同時期再拜讀起來仍感動莫名;跟不同治療師都是‘’特殊國與國關係‘’,我都別有收穫,只是內心比較偏好和認同最近期的治療師的學派。類分析式的、動力學派重要的心理工作其中之一,是 #讓client所有在治療室外的衝動都帶進治療室內以語言卸貨,讓治療師有機會分析、闡釋。如果client把該跟我說的不說,拿去外面跟大家說,那就容易用不同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情:某種投射正在發生?阻抗?僵局?利用?剝削?用另一種方式在與治療師對話?競爭?打臉?覺得治療師需要被幫忙?主動幫襯?抬轎?利益交換?想要獲取額外照顧?對於治療成果不忍像大便般被排到下水道消失?嚴格如廁訓練議題的展現?

治療師在無防備的情形之下被‘’隱形亮相‘’、只能無言無語的背書此份諮商筆記,應該會有百口莫辨、被出賣的感覺,他一小時收你3000,你轉手賣300萬,治療師若反移情欲哭無淚的感覺,或許是個人議題,也或許是client一直以來的議題-生命當中總是帶給人欲哭無淚的感覺?若不在治療室內、療程已經終結,這些都無法被處理和被討論,真正的藏鏡人只能摸摸鼻子,擁抱我治療師的說法:治療室外管不著。我要賤一點就跳出來承認:讓她產出諮商筆記的幕後重要推手就是我!就是我!因為不是我,所以不違法。XD

以高度概念化又簡單的說,就是不要是‘’行動化‘’(acting out)就好。商業運作有太多可以節外生枝的事端,治療室內不要來不及清清楚楚之前就製造不清不楚的破口和話柄,因為出了治療室外管不著,無法處理。

這事為什麼有這麼多醫療、非醫療網紅跳出來喊打喊殺?在醫院裡,有法定權利執行諮商輔導業務的人是心理師和社工師,每月經常性薪資在4W上下,精神科醫生約在10W到30W上下,開業醫約在50W上下,有心理師執照的心理系教授約10W上下,一位YT網紅諮商後一般人棄之不用的‘’盲腸‘’居然單月收割300W,這會造成許多人的 #自戀性創傷。若激發雄性特質的自戀性創傷,只要一嗅血味也容易激發其攻擊侵略性,就只有等著被公獅子咬的份,沒被咬死就好,但也不甘願學乖,我行使我利用盲腸的人權關你屁事?不不不,你不當使用盲腸傷人傷己。你要管我如何使用盲腸你為何不去食藥署還是醫事科工作?更多傷天害理的醫療行為你這麼有道德潔癖你不去管?對,我就不管別人只管你,因為憑甚麼你輕鬆賺?我要苦哈哈?既得利益被出名的程咬金收割,擋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我的遺產半點都不想分你...

自戀性創傷就是,縱然有一千個傷心的理由,也只化約成一道攻擊的藉口。有品一點自卑自嘲,沒品一點的師出有名的討伐,以文明為理由的攻擊之下,你只有割地賠款的份。

若你是購買作品的讀者,你當然會有許多捍衛的理由,你只要注意發生糾紛時,如何維權即可。外頭有更多打著諮商名號、遊走灰色諮詢名號、生活生命淨化提升的產品、課程、個別諮詢,若有明顯諮商醫療行為,儘管拿著收據去衛生局檢舉即可,但若是與打著教育、商業、補教、算命宗教、個人跑單幫的發生糾紛怎麼辦呢?去國稅局檢舉。但我個人也不特別鼓勵興訟和與人發生衝突,所以如果沒有糾紛,恭喜你,兩廂情願就是生命裡的美事一樁,外圍者不會懂得被詐騙、被洗腦的幸福,生命裡不缺可揮霍的金錢,只缺可認同的信仰。所以,只要讓你找到感覺身心安頓的人、事、物,儘管去吧。

其實我的 #如果陰影不只50道 也是我和治療師的諮商治療筆記,也有小額募資,但是沒人買!也許散文小說故事化之後比較曲高和寡,只能時時警惕自己,業內最要不得的心態:嫉羨裝閨女,曲高和寡裝犬儒,賣淫裝清純,買淫裝高尚。一群有病的人說另一群人有病,到底誰最有資格?用文明法律的方式來教訓人並沒有比黑道更高尚更有道義,很多時候只是搶地盤和分贓不均,在人人自媒體的現代,很難再有劣幣驅良幣的隻手遮天,江湖地位自己攻打自己保全。期許自己繼續犀利看事,和煦待人,清明的後設思考,懂得何時該當仁不讓,何時該明哲保身。低調清幽小確幸,雖然單月沒有300萬非常自卑,但人怕出名豬怕肥,人,還是低調一點好,換一個運籌帷幄的自由度和空間。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