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肯尼與芭比只能互看不順眼的內鬥內耗?瑪格蘿比成奧斯卡遺珠?「Barbie芭比」也許沒讓女權在父權結構中繼續被邊緣化和隱形,但也沒說如何轉化與調解

34
次閱讀

肯尼與芭比只能互看不順眼的內鬥內耗?瑪格蘿比成奧斯卡遺珠?「Barbie芭比」也許沒讓女權在父權結構中繼續被邊緣化和隱形,但也沒馴服雄性中雙位一體的綠茶猛獸,該被溫柔喚醒的也許還不夠孔武有力,沒有調和過的女權/父權對立,彼此叫囂仍顯蒼白虛弱。



真實的世界就是得腳踏實地,人類的世界穿著高跟鞋就是會腳痛,我們被階級和制度制約,“捧人LP”到底是社會化的入境隨俗,還是被洗腦後的消磨意志?女性CEO若指著別人臭罵:你他媽的第一天出社會嗎?毛長齊了沒?老師是誰?怎麼畢業的?大概比傳產大老闆以傳統方式辱罵欺凌下屬更令人難以接受。這個舉例有點負面,但如何從性別對立、性別不安出發,抵達性別和諧的彼岸,除了因人、因事、因地制宜的旋轉自助餐之外,誠實的看待自己的心意,誠懇的面對人性還是必要的。

很多時候對上位阿諛奉承、對平輩投其所好,可能不只是強自己所難、長他人威風,而是心意相通的體貼,甚至是對人的尊重。金髮脆弱的肯尼被天真完美的芭比不屑一顧而引發的自戀性創傷--之前提到過,自戀性創傷就是雄性面受挫之後,縱然有一千個傷心的理由,也都只化作一道攻擊的藉口,所以肯尼們全面反撲、攻城掠地,大張旗鼓的侵略也只是想確認在自卑芭比心中有個位置而已-人人都自卑,反向作用的防衛卻讓人事事唱高調,該自我肯定的人事物卻總被埋沒,沒錯,芭比她做了很多好人好事,但都不覺得是她內控、內歸因可得來的貢獻,這不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樣貌?找到完整的自己之後才有辦法愛自己,行有餘力才有辦法愛別人,從愛裡拼湊自己完整的樣貌,源頭還是"母親",創造者為了女兒打造原型,這世界不完美甚至常常令人覺得噁心,但媽媽希望給女兒最完美的愛,希望她能有充份的資本外展探索並發展自己。母性的涵容力是男性CEO也難以望其項背的,即便戲中CEO說他是美泰兒的媽媽。母性就是雙性間的調和之所在,天底下沒有一個媽媽看到自己的兒子、女兒鬥成這樣不心痛,劇中阿嬤和男性CEO似乎都置身事外、甩鍋很厲害。邏輯單調與平板不就是我們力抗的專制阻礙?事事都有商有量,過於隱晦顯自卑,尚未充分理解之前便先聲奪人、討伐對方,也過於巨嬰吵架,如何展現深沉的力量,可能是往後類型電影值得努力的地方。


還好是普遍級,性別、情感教育從小紮根,華人總在鄉愿/自卑/憂鬱、艷羨國外月亮比較圓的媚外、單薄幼稚的自我標榜中找定位,這部西方電影在普遍擁有較複雜且深沉情感的東方人眼裡看起來稍嫌膚淺,不過,如何在獨立與親密之間求取平衡永遠是好命題,能夠不犧牲自己,又不傷人,不討人厭的唱高調、符合自我肯定又不妨礙他人情感價值的炫耀,有哪些方式能趨近這樣的目標,值得家長和老師們帶著兒童、青少年一起探討。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