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關於通訊諮商、遠距諮商、網路諮商、線上諮商的二三事,院長接受政大大學報採訪

102
次閱讀

Q對於連署案的通過與否抱有什麼樣的期待?A訴求和贊成論點過於鄉愿、天真,身為經營者,我們和官方的期待與利益其實不謀而合,管理的消極目的其實就在於防範和避免醫療糾紛,訴求和贊成論點無法辯解,現行法規如何無法避免醫療糾紛,或者調整什麼樣的法規,可以加速遠離醫療糾紛。法規其實是我們從業人員的保障,糾紛發生時有利於責任歸屬。法規面也不容易反叛和鬥爭,除了要有堅強的法律論述之外,要了解,通常是利益分贓不均的時候,才讓春池起漣漪,3+11黑白都可以灰了,你想把小眾小錢利益說得非黑即白,還得多多磨練非巨嬰等級的說帖。心理師若盲目加入二元對立論述,卻論述貧乏,容易被反移情空有熱情,沒有實務經驗,不懂得尊重限制和私慾外顯。被強加為只是想多賺錢,或想爭取聲量話語權、產官學份量,也只是剛好而已,濫用自己的credit,不懂得珍惜羽毛。




Q1:申請通訊諮商的過程相當繁瑣,為什麼會選擇進行申請?

A:早在有心理師法之前或之後,類心理師(心理師法之前)和很多心理師(之後)都會透過通訊的方式跟個案進行諮詢、諮商,只是因為不合法而不敢講而已,建立起關係的個案不會檢舉心理師,通常是同業(通常是醫生)在檢舉。不合法並非長久之計,為了名正言順的工作,因此選擇進行申請。


Q2:申請通訊諮商過程中是否曾面臨什麼樣的困境?如何克服?

A:
2-1剛開始太相信APP平台代辦,產生權益損失,快速停損之後便順利申請通過。(不然我們應該可以更快通過)

2-2誤以為要找精神科診所簽MOU,害我被精神科醫生洗臉,後來11月底專家審查會上,台北市衛生局長官才說不需要MOU,只需要空白轉介單格式,也不早講!(公務人員瀆職!)害我操煩、卡關了四個月。


Q3.開始執行通訊諮商後是否改善因為疫情而中斷的心理諮商需求?

A
3-1沒有,因為個案寧願線下的真實氣場,不喜歡線上的隔靴搔癢,因工作求學而距離聊聊較遠的個案才會不得以選擇線上,原本線下的個案大部分不願意改為線上。

3-2疫情並非中斷,而是休息,休息讓人走更長遠的路,美好的事情值得等待。很多人因為疫情收入減少,中斷諮商也並非該機構沒有通訊諮商設置,而是需要留做生活費之用。
3-3因為本所備有醫療級紫外線消毒燈,加上疫情變化產生的焦慮,反而有client線下諮商頻率增加。


Q4.對於連署案的通過與否抱有什麼樣的期待?

4-1訴求和贊成論點過於鄉愿、天真,身為經營者,我們和官方的期待與利益其實不謀而合,管理的消極目的其實就在於防範和避免醫療糾紛,訴求和贊成論點無法辯解,現行法規如何無法避免醫療糾紛,或者調整什麼樣的法規,可以加速遠離醫療糾紛。法規其實是我們從業人員的保障,糾紛發生時有利於責任歸屬。法規面也不容易反叛和鬥爭,除了要有堅強的法律論述之外,要了解,通常是利益分贓不均的時候,才讓春池起漣漪,3+11黑白都可以灰了,你想把小眾小錢利益說得非黑即白,還得多多磨練非巨嬰等級的說帖。

4-2心理師若盲目加入二元對立論述,卻論述貧乏,容易被反移情空有熱情,沒有實務經驗,不懂得尊重限制和私慾外顯。被強加為只是想賺錢,或想爭取聲量話語權、產官學份量,也只是剛好而已,濫用自己的credit,不懂得珍惜羽毛。

4-3反而是臺北市政府衛生局來函--有關臺北市議會市民服務中心協調貴單位(公文主詞不明,疑似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陳情通訊心理諮商業務1案,要求我方在資訊安全自我檢核表項目進行整備,但是申請和審查當時並無這些要求,疑似廠商向衛服部醫事司和衛生局進行施壓,心理師的專業訓練並無網路IT工程,也只能外包給網路工程師業者,事後的加強條款依法無據,第一版的網路諮商審查要求並無這些內容,若應約束當時卻未約束,我方可告這些公務人員瀆職。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