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當小孩有看不見的幻想好朋友imaginary companion,該擔心嗎?臨床心理師這樣說

290
次閱讀

國外調查,有60%以上3~8歲的小朋友有假想友伴(imaginary companion),假想友伴是一個如真實般鮮明的想像角色,國內的翻譯還有幻想朋友、想像朋友、看不見的好朋友...等。早期研究對於假想友伴這個現象比較傾向不好的看法,但愈來愈多研究抱持正面態度,有假想友伴的小朋友可能較具創造力和高度社會認知發展。



讀者來信
心理師好,我的女兒從兩歲多開始,就有一個「不存在的好朋友」,叫做「安迪小豬」,她現在四歲多,常常跟我們聊到安迪小豬的事情,感覺就是在講我們自己家裡的互動和故事,我們也把安迪小豬當作女兒的好朋友,不以為意。最近女兒肺炎住院返家,返家後,女兒說安迪小豬都在醫院的病床下陪她…我聽修過教育學分的朋友說,有些精神病患很早、早到幼童時期就發病,症狀就是看到動物等幻覺,我要怎麼知道小孩是不是精神出狀況,還是這是小孩正常的發展過程呢?


有假想友伴的孩童,有較高的社會認知發展


國外調查,有60%以上3~8歲的小朋友,有假想友伴(imaginary companion),假想友伴是一個如真實般鮮明的想像角色,國內的翻譯還有幻想朋友、想像朋友、看不見的好朋友...等。早期研究對於假想友伴這個現象比較傾向不好的看法,但愈來愈多研究抱持正面態度,有假想友伴的小朋友:
比較會玩想像遊戲。
較高的創造力。
較佳的社會認知發展。
有假想友伴的四歲小朋友比較容易通過「心智理論作業」(theory-of-mind tasks)。
4-6歲有假想友伴的小朋友,涉及觀點取替能力的溝通表現較佳。
較高的IQ,但未累積夠多的研究支持。

不只小小孩,有研究者分析12-17歲,有假想友伴的青少年的日記發現,這類青少年較:
有較大量的白日夢。
較有社會資源而容易發揮因應技巧。
有較佳的自尊。
對自己和朋友的滿意度較高。
較容易自我揭露。
較佳的觀點取替。
較高的創造力。


童年曾出現想像友伴的成人,較具有創造力



在成人的回溯研究則發現:
童年有假想友伴的成年女性,較可以信賴和依賴別人,較高的內在覺察。
童年有假想友伴的成年人,比較會尋求或選擇創造性藝術家的生涯。
富有創造性的作家回憶其童年,多半有假想友伴。
童年有假想友伴的大學生,有較高的創造力、情緒感受力和成就動機。

假想友伴有兩種,一種是無形的,沒有寄託在具象物體上的虛擬想像,例如:人、動物、怪獸、神祕生物、鬼怪。另一種則是有具體實物的虛擬角色,並將之賦予個性,像是擬人化的動物或玩偶。

當你有假想友伴,你正在創造一個擬人化、沒有物理實體的「他者」,憑空創造一個他者去表現一個客體,並且編撰、安排它的個性,也代表這個「他者」是個人的表現與延伸。 通常大人會發現孩子在對著空氣說話,或是孩子直接向大人報告有這麼一個隱形好朋友的存在;有的隱形好朋友有著很通俗的名字和事蹟,那麼家長可能會經過好一陣子的時間,才會發現這是孩子假想出來的玩伴。

發展心理學家Tracy Gleason認為,面對小朋友的想像玩伴,家長不用太擔心,家長可以就自己的感受和家庭中的文化與常規來回應小朋友,若小朋友出現將問題推拖給想像玩伴的情形,就需要讓小朋友瞭解還是得自己承擔責任和後果。

通常小朋友能夠清楚知道想像中的朋友實際上並不存在,但如果孩子無法分辨真實性的話,並且又有其他行為問題出現,就會擔心這可能是心理病理上的訊號,可再帶往醫院兒童心智科、精神科、身心科診所評估。

在現代的社會價值觀當中,照顧孩子幾乎必須做到完美,不管是生理上、心理上的需求滿足,教養的課程總是讓家長趨之若鶩,家長彷彿是不能犯錯的、不能有所失誤的,有個萬一就好像賠上了孩子的一輩子。然而許多教養專家的教導和提點,往往不見得適合各種家庭的現況,或者是無法考量現實中家長們無法執行的困難,很多時候是需要花時間一對一的討論,花時間一一的澄清,再量身打造適合家中的教養諮詢,甚至先協助處理家長的負面情緒以給予支持力量。

資料來源:
1.Kidd E, Rogers P, Rogers C. (2010) The personality correlates of adults who had imaginary companions in childhood.Psychol Rep. 2010 Aug;107(1):163-72.

2.What Should I Do If My Child Has an Imaginary Friend? https://www.sciencefriday.com/articles/child-imaginary-friend/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