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把老公還給女人,女人病就好了。老後的歇斯底里

1148
次閱讀

水快沒了,眼淚可用,不斷冒火、熄滅、冒火、熄滅...我是個快要招架不住的消防員。

那明明滅滅的火和殘餘,分析其成份,居然變化萬千。怒火背後其實是慾望的火種。

外頭民俗技藝繚繞,我這麼開了處方:每天把閒雜人等支開,讓他倆獨處幾分鐘吧,沉默也好,吵鬧也罷,都是老後的甜蜜。

男人被急慢性生理疾患綁架,24小時特看和外看,順理成章的左擁右抱,哪個女人不冒火呢?

把老公還給女人,女人病就好了。



在百年文化聖地,手足無措的你認為我能治好那愛鬧彆扭的家人,趕緊把我推上火線。

手足無措的程度,有如當年我在OR實習,聽著醫生一邊解釋病情一邊翻攪清創後的腸子,緊閉雙眼,握緊雙拳,呼吸急促,即將傾倒在我身上的大男人一般。

於是我提著水線,拾級而上,陰暗的閣樓裡不斷環繞憤怒又委屈的彆扭,

水快沒了,眼淚可用,不斷冒火、熄滅、冒火、熄滅...我是個快要招架不住的消防員。

那明明滅滅的火和殘餘,分析其成份,居然變化萬千。怒火背後其實是慾望的火種。

外頭民俗技藝繚繞,我這麼開了處方:每天把閒雜人等支開,讓他倆獨處幾分鐘吧,沉默也好,吵鬧也罷,都是老後的甜蜜。

男人被急慢性生理疾患綁架,24小時特看和外看,順理成章的左擁右抱,哪個女人不冒火呢?

(把老公還給女人,女人病就好了。)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