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家中長輩是躁鬱症?恐慌症?還是行之有年的煩躁阿雜病?長照居家心理見解

1138
次閱讀
長照居家不難見到 有病呻吟強說愁 (“病”指的是生理抱怨)的母性長輩,通常會有個總愛責怪對方想太多、長期對配偶碎唸愛唸經、希望個案速效回到失能前的功能表現的雄性配偶,若此個體已歿,通常兒子就會親職化取代此角色成為照顧性配偶,並且跟父親一樣難以忍受成天該該叫的母親。最好能評估個案失能前的個性特質與社會參與的功能表現,給予 #趨吉避凶 的引導,條件交換式的談判與協商來引誘個案與復能目標合作;不建議太快貼上psychosis標籤並甩鍋丟包給精神科,需要臨床關注的是神經或骨骼關節的確診與處置,行之有年的煩躁阿雜病 被指鹿為馬然後騎虎難下,就會開啟精神科shopping 的命運,neurosis 被眾人自我應驗比馬龍效應而豢養為黑羊psychosis 。


很高興112年4月18日(二)受中華民國紅心字會附設新北市私立存德居家長照機構社區整合服務中心的邀請,參加跨專業個案研討會,提供臨床心理師的心理見解。

長照居家不難見到 有病呻吟強說愁 (“病”指的是生理抱怨)的母性長輩,通常會有個總愛責怪對方想太多、長期對配偶碎唸愛唸經、希望個案速效回到失能前的功能表現的雄性配偶,若此個體已歿,通常兒子就會親職化取代此角色成為照顧性配偶,並且跟父親一樣難以忍受成天該該叫的母親。

最好能評估個案失能前的個性特質與社會參與的功能表現,給予 #趨吉避凶 的引導,條件交換式的談判與協商來引誘個案與復能目標合作,例如:你若成天躺床該該叫,拎ㄤˉ會把你唸到死,還不如去據點參加活動,耳根子比較清淨。
 
不建議太快貼上psychosis標籤並甩鍋丟包給精神科,需要臨床關注的是神經或骨骼關節的確診與處置,#行之有年的煩躁阿雜病 被指鹿為馬然後騎虎難下,就會開啟精神科shopping 的命運,neurosis 被眾人自我應驗比馬龍效應而豢養為黑羊psychosis 。

雖說更年期女人不好惹,另個攻擊性不高但侮辱性極強的動物便是更年期雄性,行之有年的施與受、期待性碎念與沉默性怨懟,這種社會心理的施受虐並非一朝一夕,逃避雖然可恥但非常有用,隔絕high demanding 的壓力源還是為必要之惡。
衛教雄性照顧者接受和包容該該叫,並指導需反其道而行給予無條件正向關注和安撫,適時引導性的轉移注意力,而非一同攪進去打壓該該叫或顧左右而言他的忽略。
稀鬆平常式的低強度、低密度的活動安排來occupied和替換個案對內在感官-煩躁的關注,一位日照中心負責人同時也是物理治療師提供很好的建議,#隨順自然 的照顧模式,將環境物理架構好,等待個案心理性的自發,自然就會有社會性的連結與參與。


會前也與徐國強總主任聊到,現在政府開放外資與商業性投資,成為長照活水,並借鏡日本的介護保險,醫療收費碰到天花板之餘,商業性的中途飯店媒合資方與高端客戶的需求,成為巧妙的hybrid折衷出路,讓各方各取所需而成就多贏局面,B單位的我們可接受壽險業的委任,駐點養生飯店提供身心健康服務,客人活得愈久,資方賺得愈多,我們小資B單位也不用因人力受幾百元誘惑就跳槽而造成的高流動率而心累想轉行,小蝦米與大鯨魚合作,我們有專業,他們有錢,強強聯手,大者恆大,就毋需單打獨鬥被錢少、事多、離家遠的勞力密集財務模型給消磨殆盡了,長照慘業變產業,還是得靠商業模式與規模的轉型,才能吸引資金與人才的投入。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