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夢的無意識,你會選擇繼續做甜美的夢,還是醒來與鬼戰鬥?

1558
次閱讀
無意識好似渾渾噩噩,其實是最清明的認知區間,躲過大腦皮質的防衛、血腦障壁的過濾,真知灼見和舍利子就在那裏。內在實相既不是詛咒也不是祝福,不管是無能、無恥、無意義還是無限大,無意識區間也是蒙上天揀選、能夠發揮無限力量的思考區間,它帶我們回到創傷的起點,指著終點的方向,但在無限畫8的人間道當中,並沒有單向的起點與終點,只有無限循環,放下對立,不抗辯,才能在無意識區間找到生命的答案。



得靠分析才能逐漸休養生息和回復記得夢的的能力,雖僅是斷垣殘片,就已經是夠珍貴的素材:有兩個客人到店裡找新的合作者洽談,不知怎地,兩位客人帶進很多髒汙,有許多脫了殼的決明子座落堆積在牆角,孳生許多蚊蟲。夢裡盡是緊張煩躁與驚慌。


私領域的髒亂、失序、廢棄已影響公領域,半夢半醒間的清明,謹記著夢帶來的提醒。打雷的時候有幾個人還會感到害怕?後天的教化,讓我們規矩有禮也麻木不仁,生活總是處處在敲響警鐘,等到聽見喪鐘的聲音,為時已晚。我們總是無意識的在說話、吃飯、看電視、做生意,看似忙碌有交集,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夢又來告訴我們,當年的創傷其實還沒好,半吊子的療癒,傷口也只是暫時結痂,過了幾年幸福的庸碌,一碰到似曾相識的創痛,又再度血流成河。


多麼的恨哪,當年夢的解析,那句詮釋彷彿植入,命定多年後的回馬槍,又再重啟那半生不熟的傷口,生命是道圓形的緣真是他媽的幹話,誰想跟卡陰一再結緣?但那股無可自拔的引力,的確就像無限記號般,把人甩了出去又甩了回來,兜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既是終點也是起點,起點似乎也預言了結局,人生走馬燈視而不見、聽而未聞、食之無味,有一天還是得面臨清算,花了好大力氣內在鬥爭、抗暴攘內,最終生命還是叩問:你承認了嗎?你臣服了嗎?你覺悟了嗎?你清醒了嗎?


無意識好似渾渾噩噩,其實是最清明的認知區間,躲過大腦皮質的防衛、血腦障壁的過濾,真知灼見和舍利子就在那裏。在14集裡無一郎的雙胞胎哥哥有一郎絕情的說,無一郎的"無"是無能、無意義的無,死前其言也善,終於說出無一郎的"無"是"無限"的"無"。內在實相既不是詛咒也不是祝福,不管是無能、無恥、無意義還是無限大,無意識區間也是蒙上天揀選、能夠發揮無限力量的思考區間,它帶我們回到創傷的起點,指著終點的方向,但在無限畫8的人間道當中,並沒有單向的起點與終點,只有無限循環,放下對立,不抗辯,才能在無意識區間找到生命的答案。


生死循環,福禍相依,每個生機完成的當下其實幸福已然結束,每天細胞的凋零其實推動下一個繁衍與昌榮。我們都從泡沫中誕生,對於死亡與離別不必傷懷,因為曙光將至,預告下一個生機盎然,但前提是,嘎然終止時的痛苦能夠凝視著不迴避,就好像你不再抱怨多夢,卻享受身在其中無意識又困惑的漂浮,正如同你麻木的日常生活一般。




本文作者,張銘倫,臨床心理師,聊聊心理治療所院長,幽暗有如上弦之零,光明有如在陽光下行走的禰豆子。
本文收錄於 如果,陰影不只50道 11月號中。

閱讀心理治療,喜歡這篇文章嗎?請支持與贊助我們!

遠距心理諮商通訊心理諮商遠距諮商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