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暗潮洶湧的身體,演出

94
次閱讀

說不出來的話,如何促成和接續發展?



說不出來的話,如何促成和接續發展?

性與攻擊,長大與獨立的象徵,站穩自己的立場去反對別人,性與攻擊被壓抑,無法去批評媽媽。

早期求知慾的抑制,Klient認為前性器期就開始以底帕斯。拆解、感覺不到就會憤怒,求知、佔有的感覺混合在一起,施虐的衝動,幻想中帶來強大破壞力,因此帶來罪惡感,因此抑制求知與佔有,吐出來。生氣不滿,負面移情被壓抑。關係挺好但也很有距離,真的不小心生氣時,害怕對方被撤回愛與友誼,分析師感覺生氣和窒息。

完全忽略治療師的廁所,全力掌控,自大全能,我沒資格使用治療師的廁所,算了我不需要。害怕感染細菌,卻可使用咖啡館的廁所。私人空間,治療師脫下褲子,個案幻想生出小孩。兩年後終於使用治療師廁所,卻留下滿蓋尿漬、水龍頭沒關。

嬰兒幻想燒死和淹死那個壞媽媽。
被迫幫個案擦屁股,只顧自己的滿足。

過一陣子,或已經明顯浮現,或彼此心知肚明,個案自己講。

性被放在婚姻之外,有如攻擊被放在治療之外。先生的攻擊動搖了個案在治療中設下的屏障,質疑的心聲被分裂掉了,丟給親友,親友質疑,個案捍衛治療繼續留在治療,為了保護好客體。

吐,僵局中表達敵意無法吞下去。沒有生氣,但一定是昨晚細菌感染。感覺仍被排除在廁所。噁心,受到誘惑又拒斥。個案取消了兩週,但開始可以批評,一面攻擊,一面維護治療。他不再有個安全廁所容器?但不可與防衛共謀。治療師要有第三個位置,從被認同中退出來。治療師可以被當作馬桶乳房了。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