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如果陰影不只50道,愛是doble doubt,在懷疑中探索信任的可能

551
次閱讀

愛是在質疑的聲浪中,探索到的蛛絲馬跡,信任的可能。



我們曾經在相同的時間笑,相同的時間哭,相同的時間說話,相同的時間進食,相同的時間觀看有趣的事物,相同的時間安撫對方、相濡以沫,但曾幾何時,已經不曾在相同的時間入睡,相同的時間醒來,所有傳達默契的時間點都超乎正負三個標準差以外。如果生活的儀式感已經虛無飄渺、甚至蕩然無存,還能怎麼確保合作的形式、內容與品質?

心裡的爛醉如泥已經持續一年之久,如果當初我們可以轟轟烈烈的開始,大張旗鼓要賺進分分毫毫血肉與肌骨,我用我的汗水、淚水、口水、內分泌賀爾蒙、腦脊髓液、神經傳導激素以及所有體液打下片刻江山,傾注一股清流在登山的你,你滿心虔誠、滿眼的希望與追隨,我霎時也粉紅泡泡充滿感動,所有的愛都是衝動與上癮,來得快去得也快,如果我不奉上更激烈的毒品刺激你爬山,你馬上就去旁邊找其他藥頭。

你到底哪來的妄想可以在玉山上插旗? 不過就是忙著吸毒的狗。真正的大盤藥頭不吸毒,而是忙著找其他從未被開發與走過的山頭。

互惠與共享真是最美妙的謊言和幌子,利益分贓失衡,馬上翻臉不認人。情深緣淺,薄情寡義。


執行製作看了看白板上的解夢內容很感興趣,說想帶走一副牌卡,當作寫劇本的靈感。靈感並不會這樣毫無代價憑空而來,並非理性控制而來、並非壓抑不滿而來、並非強顏歡笑而來、並非嘴巴上說沒事而來,而是幫人養老婆與小孩,賠了夫人又折兵,悲慘到現實無法面對,付諸一切慘痛的代價,只能讓潛意識來告訴你,逃過防衛的城牆,從日常的笑話和語誤洩漏蛛絲馬跡。


是的,靈感從痛苦而來,靈感從創傷而來。


斷垣殘壁的廢墟,有個他陪著打怪,夢醒之後,你黑色深邃的瞳孔望著我,彷彿是讓所有疑懼都無重力吸入的黑洞,讓我以為你看見我身旁坐著他,是我愛的他,還是回魂的我自己?

我到底擁有過什麼?是愛過的他?是眼下的一切?還是我自己?只能從一次又一次的失去,我才能問自己這個問題,才能夠反省,我是否愛得太狠、愛得傷人,還是我從來沒愛過,他們從來就不屬於我,愛只是我的癡心,我的妄想,我的幻覺。

超時,執行製作還是爽快又乾脆的三秒鐘打了超時的錢給我,明明rundown re稿一遍又一遍,超時就是不專業,這不是該我賺的錢,這是愛。不是該我得到的、多出來的,就是愛。我沒有幫愛保勞、健保、沒有權利義務關係,這是愛。我無法命令愛服從我、為我做事、為我停留,這是愛。我無法讓愛永遠留在我身邊,你恨了我,我恨了你,我們就趕快攆走對方以免擋路,這是愛。我們並沒有把超時不付帳寫進契約裡,但你滿眼尊崇、滿臉崇拜的打錢給我,讓我覺得自己燒了盤好菜,這是愛。

愛的靈感並不會憑空而來,而是失去的夠多才能拼湊出屍體的樣貌,白板上寫著"夫妻在空曠的廣場上開心的做著愛",你凝望出神,說早上疑懼的妻子夢見你外遇了,這是愛,愛在疑懼時離開,在沒有期待時回來,我夢見你在身後抱著我,這個片段還沒來得及在治療師休假前被分析,我只能容忍、挫折與等待,畢竟愛與工作我早已分不開,這是佛洛伊德下的註腳,充滿詛咒的祝福。

愛是利益分贓,一定是我給的不夠多,才讓你像條狗一樣去找別的藥頭吸毒。我的解夢練習一直留在白板上,索性當作行動沉浸式展覽,叩問每個好奇的瞳孔,啟動潛意識的門鎖,留不住的愛,你才會知道,原來他離開前讓你心動的樣貌是什麼。

如果陰影不只50道,八月號。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