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人,不一定要與誰和解,但要不放棄理解自己、他人與世界

452
次閱讀

西方某些學派或許講原諒,在我看來那只是不值一晒的慈悲,閹割掉你心智化的能力、防衛掉你自由愛恨的心性流轉。離開不一定是決裂,分離獨立也不一定要離開;與自己和解比較重要,但過程與結果未必你好、我好、他也好,傷痕累累也是意義非凡。



把事情想清楚了,創傷就不創傷了,比一開始決定和好還重要





套一句周醫師的話,把事情想清楚了,創傷就不創傷了。這次輔大商演設定的主題與目標"和好",就形同還沒射箭就畫靶,教練說,你的箭一定得射到這裡喔!
 

我說,箭都還沒射,我怎麼知道箭會飛到哪裡去呢?

心理諮商與治療,不是一場比誰
射箭射得準的比賽。
 

傳統的教化,我們都誤以為讓重大刑案死刑犯變好是國家的責任,國家wonder這一點,把這個錯覺變成高不可攀的台階,投射到醫療人員身上,醫療人員說,怎麼可能,別開玩笑了。於是國家再把這個重擔轉嫁給神職、靈媒、接地氣的才藝班老師身上。"做中學"的確也是一個很好的外部設置,把監獄變成一個大型的庇護工場,持續做,不中斷,也許有人學到不需要思考了,終於不需要逞凶鬥狠也能安穩過日子;能夠持續反思的人,是那個有緣份的人,才能獲得一點開竅的醒悟。
 

你瞧,這麼一丁點的成果要動員多麼龐大的資源,是要動搖國本的。西方某些學派或許講原諒,在我看來那只是不值一晒的專制慈悲,閹割掉你心智化的能力、防衛掉你自由愛恨的心性流轉。離開不一定是決裂,分離獨立也不一定要離開;與自己和解比較重要,但過程與結果未必你好、我好、他也好,傷痕累累也是意義非凡,這點基礎認知,我希望帶著理想等著衝撞的年輕小夥伴們一定要有,在你們尚未成為犬儒之前。
 

衝突是一個很好認識自己的起點,不要太快決定非得"和",不要太快答應一定要跟誰"好",輕易開啟一個天真目標與結果的身心靈企劃會是一場災難,沒辦法在一天內收拾的創傷衝突不要輕易開挖。輔大小夥伴你們想做的東西,質樸但太粗略,可能找心理演劇導演比較適合,原先的企劃要放棄,放手讓導演揮軍專業輔角去催化,能收到哪裡才去開。建議可以上
臺灣心理劇學會 網站尋求leader喔!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