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如果陰影不只50道,鬼魂的溫度

185
次閱讀
每個因著慾望來求的人,都上演重複性創傷,我們拚命低調招魂,神明市場卻大發利市,圖利了誰?
神在哪?鬼在哪?無形體的氣場勢力被鞏固了,愈脆弱的人不斷捐獻,換一個心安理得,換一個期盼,那只是我們心底慾望的投射,家長說斜對面的教會在做品格教育。我們無能,所以才交託給神,我從來不信神,我只相信我眼前的人,我看到聽到感受到的,那些穿透形體和語言的限制,即便投射也是反映內在的真實,不論黑暗與光明,都是進退舉措的依憑和參照。

神未必實現,但,鬼會一直來。



強迫性重複化作心底的鬼



多年前,接獲治療師暑休消息,同時做了一個夢,一個學生時代起就很想跟隨的老師,在某個年假意外過世,大家在學輔中心裡談論他過世的消息,遺照裡的他眼睛又大又圓又黑又亮,但是沒有一絲眼神光。

原來,遺照裡的人是我自己。

黑暗中夙得醒來,嚇得像鬼壓床那般不得安眠,彷彿老師就坐在我床邊看著我睡覺。

魂魄不能安定,到底醒來了沒有?這是加次的訊號,精神分析講義裡面有寫。治療師的確也馬上提議等他休假回來後,是否從一週一次加為一週三次,而且要躺。


不是故意讓他為難,準備休假了還需要放我在心上。已經夠退化了,不需要再躺了。心裡有鬼,身邊也跟著很多,那是多麼可怖的事情,那時我還太小承受不起。果然,治療師休假回來,我說我並不想太了解我自己,不躺了。


人都像飄流在奈何橋周圍的鬼,想忘忘不掉,想記記不起,只好一切化約為衝動,用行為滿足慾望。

不管在陽世,不管在陰間。

臨床心理學訓練我們將內在的流動口語化,語言的確會限制思考和意識的流動,在精準找到詞彙表達之前,某些珍貴的東西稍縱即逝。但語言又協助我們管訓無明的內在,我們被自己說出來的話定義了關於我們的一切,語落之後才開始想,喔,我是這樣嗎?喔,原來我是這樣的啊。文學和藝術也會是照見心靈的窗口,寫小說、拍電影、音樂創作等等,用情境和氛圍來溝通,只需要感受和體會,不需要語言。

在更久之前,就聽說韓國電影超越台灣,泰國鬼片冠全球,我們是怎麼被邪降嚇破膽,三天三夜無法入睡,刺激退去之後,才能感覺那股悲傷,好好的人才被命運悲慘擺佈變成女巫,藉由投射性認同興風作浪,"我要讓你感受同樣的感受!"如果感受不在當下被明定劃分出來、加以確認,我們就無法進一步釐清關係歸屬和判定責任,要求一個合情合理的對待,於是,沒有聲音的怨,寄宿在無法發聲的鬼魂身上,在奈何橋邊流離失所,天天都是感恩月,我們在會談室內招魂,把那最深刻的情感給勾勒出來,客製profile。

神未必實現,但,鬼會一直來。



每個因著慾望來求的人,都上演重複性創傷,我們拚命低調招魂,神明市場卻大發利市,圖利了誰?

神在哪?鬼在哪?無形體的氣場勢力被鞏固了,愈脆弱的人不斷捐獻,換一個心安理得,換一個期盼,那只是我們心底慾望的投射,家長說斜對面的教會在做品格教育。我們無能,所以才交託給神,我從來不信神,我只相信我眼前的人,我看到聽到感受到的,那些穿透形體和語言的限制,即便投射也是反映內在的真實,不論黑暗與光明,都是舉措進退的依憑和參照。


韓國電影裡,太太癌症手術失敗,夜裡先生側身孤單啜泣,一如往常包覆襲來的手,是誰?這個回馬槍太過強烈刺激,征忡許久,久久不能自己。那隻手瘦弱纖細,因為失去血色而顯得蒼白,是無辜的眷戀嗎?陰陽兩隔,那條斷不開的連結,是愛還是恨?想愛無法愛,想恨又無法保持平衡。夜裡多出的那一隻手,以前總是覺得太熱無法好好睡覺,直到現在失去才感覺蝕骨的冷。

有人怕鬼,有人想伴屍。這是一種戀物還是心理的難分難捨?愛是什麼?如果只是分離焦慮,如果只是一個空殼你才能放手去霸佔,那人的想法、人的感受、人的精神算什麼?為什麼不能通通涵括而放心去愛?為什麼不能靈肉正面對決?那就來個基因複製生產線好了,製造一個個漂亮的軀殼,去服侍一樣空殼的靈魂。

有人是浪漫滿屋,有人早已被架空掏空。低等的生命體,每天忙著行動,忙著霸佔漂亮的軀殼。老高說這是低等外星人控制人的手段,讓人忙碌,就不必思考,完美的陰謀,不但無法進化為以意識溝通的高等人,充滿怨的鬼魂似乎也永世不得超生。

最近躺著時,總講得很凌亂,我也不管治療師聽不聽得懂,治療師休假期間,幻想會保護我免於恐怖攻擊,就像殺手47中的女兒,基因改造後獲得預測他人動機的能力。這還需要基因改造嗎?每個心理師都應獲取這種能力,不是神將我們基因改造,而是我們心底內化的好爸爸、好媽媽、好老師、好權威啟發了我們,如果有神,那也只是內在的慾望投射成真,要嘛是領悟後的實踐,要嘛是用意義去衡量以及穿透,學習與內在的慾望對抗,或者是與之平和共存。

我相信我已邁向進化,因為我相信我內在的神,就像相信暑休結束,治療師和我都會安然無恙,當然我也只能這樣期盼著,縱有意外,也是無辜的缺憾,因為我們已經完成了每一個認真與在意,那就是愛。

現在你已經進化長大了,自從開通了陰陽兩隔投射性認同之後,每一隻夜半覆蓋的手,縱然失去血色,亦有神一般的溫暖。



原作於2020年7月5日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