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行政是骨,專業是肉。行動心理師工作技能的強弱消長

1200
次閱讀

「行政工作是骨,專業工作是肉」,原來,這些能力不是隨身帶著走的,是因為活在那個情境而養成的求生技巧,同時,還要面對那個好像因行政能力不足而衍生出來的自卑、脆弱的感覺,因為這個差異感,讓我認識了自己對工作抱持的潛在完美期待。有時自以為完成一段大師級的諮商,但個案說不來就不來,就像客人嫌菜難吃,當面砸盤子一樣。



<行動諮商心理師  職場風情系列報導之三:因為強大才可以弱小>

你要夠強才能弱。

                 ~喬.卡巴金

 

 

「如果你是一個意志堅定、又能貫徹執行的人,在面對不自在、不安全或受傷情緒時,往往你給人的印象是刀槍不入…你也許會在這形象和氣氛的盾牌後面自我陶醉,因而與真實的情緒隔絕…所有看起來脆弱之處,其實正是你的強項,看起來堅強之處,卻也往往是你弱點所在— 一種遮掩恐懼的意圖…」

(摘錄自
當下,繁花盛開)

 

我準備離開約聘的專任工作,是因為懷孕,之後想要自己顧小孩,和先生討論,也向長輩們說明清楚後續工作狀態、處理些焦慮之後,我和先生兩人都成為行動工作者,自行接案子討生活,兩人交接手照顧小孩。

我的前一份工作是做約聘心理師兼小組的行政督導,是要一邊接案、一邊處理每個月的行政量、頻繁會議、經營與學校方的協調討論、組員夥伴的案件狀態等,開始跑行動後發現只要浸潤在自己和當事人之間的狀態,生活變得簡單許多,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以往所累積的工作資歷和行政經驗,變成我和單位機構接觸時的同理、協調能力、對角色的思考涵容度,有時想想,或許是因常念著研究所老師說過:「行政工作是骨,專業工作是肉」這句話,所以勇敢地面對,也獲得些許經驗值回饋吧。

 

x、y能力退化

跑行動一段時間後,有趣的觀察到自己在享受接案工作的各種滋味(戰戰兢兢面對當事人各種挑戰),同時內在某個小小的自我也維持某種優越的感覺--自覺「仍可勝任」行政的感覺吧,直到前一陣子因和A簽約為其兼任諮商師,開始要學習A單位的各種行政程序,那些程序沒有自己以前待的單位複雜(如:月報表、評估表...等等),但我竟然「反覆學習了好幾次、補資料、反覆被提醒時程」,自己某種要快、精確處理好業務的部分竟然退、化、了

天哪!我理解到,原來,這些能力不是隨身帶著走的,是因為活在那個情境所養成的某種求生存的技巧,同時,還要面對那個好像因行政能力退化而衍生出來的自卑、脆弱的感覺;接著,又驚訝的發現到,我竟然對上台演講出現強烈負面的自動化思考(如:我會講不好、忘詞等),這些是過去做專任工作時不會發生的事情—我可以很期待興奮、胸有成竹的進行,甚至臨時玩些創意或變化。


以前可以講好幾場心理衛生講座、去不同學校做心衛推廣,或是一次面對全區的輔導主任、組長們,跑行動後減少了刺激和磨練,熟悉感減少也就容易緊張焦慮;從另一方面來說,因為這個差異感,讓我認識了自己對工作抱持的潛在完美期待。




專業技能有消有長

說到底,行動工作者就是自己經營工作的口碑,控制成本收支,有時體會很血淋淋(例如,當事人覺得沒有拿到想要的就不來了,如同客人覺得食物不好吃就當面摔盤子一般。),有時自戀的以為完成一段大師級的諮商過程…這些都有,但因為這個工作是以諮商師這個人為工具,最後直面(註一)的只有自己,檢視的也只能朝向自己,或許這樣想,某項生存技能的消弱,或許是另一個面向的成長,也或許是一個嘗試整合的過程吧。

註一:直面,日文,意指在人生中正視自己的狀態,把自己好的壞的都看盡的感覺。




本文作者


Sarita,諮商心理師,深刻體會強弱有如陰陽般遞延、轉化的道理。目前在桃園一帶跑行動。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