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心理醫生的日常-心理治療是曖昧中有深沉,舉棋不定中自有定見的藝術,身心科保健最佳夥伴

2424
次閱讀

為什麼好女人離不開爛男人?或是可以說成濫情的女人離不開她心目中的好男人。看似寂寞芳心孤苦無依求助無門,其實早就胸有成竹,自有定見,眼前的男人救不了美,反而成了落難英雄,碰了一鼻子灰。暗流才是最有影響力的部分,曖昧中有深沉,此時見樹又見林。




心理醫生的職業病,就是常常(偷)聽別人說話。


我很喜歡一個人吃飯,開始跑長照居家業務之後,更是去了大台北地區很多我從未到過的地方,好想來拍個心理醫生版的"孤獨的美食家"。

一次在餐廳裡,女人向她的男性朋友叨叨絮絮的數落著老公的不是,小三、背叛、爭吵、爭錢、爭小孩...男性友人順理成章的勸解"快離婚吧",但女人說什麼也不讓她眼前的男人救美成功,硬是"還要再看看","他也有好的地方"。

為什麼好女人離不開爛男人?

或是可以說成濫情的女人離不開她心目中的好男人。

看似寂寞芳心孤苦無依求助無門,其實早就胸有成竹,自有定見,眼前的男人救不了美,反而成了落難英雄,碰了一鼻子灰。


--

走在治療結構裡的個案,常常會充分利用50分鐘的時間,講著A段、B段、C段...心理醫生既要是空白螢幕,又要"不專心",不專心的意思是,有聽又像沒在聽,在又像是不在。蜉蝣式的注意力,讓心理醫生不會在曖昧森林當中迷路,只見樹而不見林,見林不見樹才能通透全局。

A段和B段的關聯是...為什麼現在要講C而不講A...原來整片看似不相關的迷霧森林,有條深沉的亞馬遜河在暗自流動。

暗流才是最有影響力的部分,曖昧中有深沉,此時見樹又見林。


  • publisher:
  • 聊聊心理治療所